写在作文本上的心里话

写在作文本上的心里话

前两天我们写了一篇作文,是个半命题:——让我感动。我在翻阅他们的作业的时候,发现了赵涵毓同学的作文,这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她的作文题目是“老师的鼓励让我感动”。写的是一个多月前参加汉字听写大赛的事,开始写了我告诉他们几个去参赛时,他们是如何激动,又是如何认真准备的,我又是如何辅导他们的,之后写了去参赛时,校长又给他们统一了服装,他们是如何兴奋,然后就写到了赛场上和之后发生的事:

我们进入赛场,先看小学组比赛,精彩极了。我有一些小紧张,不知不觉间就到我们中学组了。这时老师冲我们说了一句话,虽然我没听太清楚,但我知道,老师是在鼓励我们,这让我很感动。可是我却辜负老师的期望,一个词语都没写对。回来后觉得老师不喜欢我了,上课老师也不让我回答问题了,我原来最喜欢的语文课,现在开始不想上了。有一次上语文课,老师忽然叫到我,让我回答问题,当时我又开心又紧张,心里非常激动,整个人的心情都开朗了。

虽然这是一件小事,但在我心里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老师没有抛弃我,她提问我,就是对我的鼓励。这次鼓励让我感动。

读着这篇作文,我心里感到非常愧疚,思绪也回到了两个多月前的那段时光:

这学期开学时间不长,我就接到了通知,说初中的几个学区要开展一次汉字听写大赛,每班选五名学生。我按着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及学生平时的表现,确定了赵涵毓、赵孟晓等五名同学。赵涵毓同学在期末考试的时候成绩是第一名,平时学习也很扎实认真,课堂提问、作业什么的都完成得很好,我很看好她。然后我把中学需要掌握的字词给他们复印了一些,告诉他们课下要多记。期间我还模拟提写了两次,效果不太理想,我甚至怀疑他们课下没有认真写。

比赛那天,在上场之前,为了缓和他们的紧张情绪,我很轻松地告诉他们,别慌,别有心理负担,重在参与。

比赛采用循环赛,各小组五个成员轮流上场。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平时表现还不错的赵涵毓每次上场都写错,甚至有好几次,提写的词也不难,全场别的同学都写对了,就她自己写错。后来,看着她慢吞吞地上场、下场、面无表情的样子,我心里就来气。倒是赵孟晓同学表现不错,写对的次数很多,而且有几次还是只有她一个人写对了,全场师生给她鼓掌。这让我很高兴,感觉很有面子。

比赛结束后,我什么都没有说,可是再上课的时候,我总感觉涵毓有点消沉,作业也没有以前完成的那样好了。上课提问她的时候,她也是慢腾腾地站起来,好半天才说出几句,而且回答的也不好。索性就不让她回答,把机会让给别人。那时我也没想安慰她,心想让她反省反省也好。

可我的冷漠却伤害了一颗稚嫩的心,孩子的心是多么敏感脆弱啊。在她比赛失利的时候,我没有安慰鼓励,只有着急,甚至还有点怨恨。而梦晓同学取得好成绩时,我却像别人一样给她鼓掌,给她竖大拇指,她上台领奖的时候我给她拍照。这些,涵毓同学怎么能察觉不到呢?她是多么需要老师哪怕一句鼓励啊,可我却固执地认为,她没有写好是因为平时没有好好准备,不但没有安慰她,甚至还冷落她,导致她都“不想上语文课了”。

更让我汗颜的是孩子对我的宽容,比赛前,我的一句鼓励,就让她感动;我上课让她回答一次问题,她就开心得紧张激动。其实,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,我何曾鼓励过她,给过她安慰?就连让她回答问题,我也是很随意的。

看着涵毓同学的作文,我忽然想到了“海恩法则”:每一起严重事故背后,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。同样,学生的变化也会有很多征兆,涵毓表现出的消沉懈怠不就是这样吗?如果我没有看到她这篇作文,如果我还对她不闻不问,哪天她真的不学语文了,滑向了差生的行列,她又会怎样怨恨我呢?我还能把她拉回来吗?

思考片刻,我在涵毓的作文本上写下了这样几句话:

涵毓同学,老师怎么会不喜欢你呢?你扎实稳重,一直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。有时课堂上让别人回答问题,是想让每个人都得到锻炼的机会。比赛的事不用太放在心上,我说过,重在参与,咱们已经尽力了,对吧,所以不必太在意名次。把心思转移到学习上来,争取在这上面取得好成绩,好吗?

我明白,只有这几句安慰的话还不行,学生们的心都跟明镜似的,我需要拿出实实在在的行动,切实关心他们,关注他们的细小变化,争取把不好的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,让每个学生都能健康快乐地成长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