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能否不再厌学

学生能否不再厌学

河北省辛集市南吕村中学   位静    邮编
052360

常听人们说道,现在的孩子是越来越厌学了。对此,我深有体会。过去我们上学的时候,根本不用老师催促,学习都是自觉主动的。如果说老师催促,那也是催我们晚自习后早点回去休息,课间出去玩一会。我们刚参加工作那些年,学生们到了初三,也都知道用功了。可现在,距中考还有一百天,我发现初三学生的学习状态仍然没有大的变化,照样有相当一部分学生不做作业,照样趁老师不在的时候玩,让人觉得生气、无奈、又有些不解:为什么这么贪玩呢?怎么就没有一样能吸引他们的兴趣呢?

正在我为此苦闷的时候,偶然在一次婚姻上,听到家长们说起自己的孩子。这个说,孩子都大学毕业了,也找不到工作,还在家里歇着。那个说,自己的孩子正准备考公务员,虽说准备,可又没有关系,哪能那么容易考上?听说孩子的同学花了好几万进了哪个银行,因为没有关系,又被分配到一个小村子里,还给他们派任务,让他们每月找来多少钱,真难啊!又一个说,公务员考试不过是走走形式,录取谁早被那些有关系的内定好了。最初那个家长最后总结说,还不如像过去那样呢,毕业了就给分配工作,也省的家长操那么多的心。

听到这里,我似乎是找到了一点点孩子们不好好读书的原因:花那么多钱,读了书有什么用处呢?不过是空有一个文凭罢了。我们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:大学毕业后,在家歇一段时间,然后和那些很早就辍学的人们一样,找个地方去上班,做同样的工作,挣同样的工资,甚至还不如人家挣得多。有门路有关系的即使不读书也能找到不错的工作。我的一个学生,整个初中成绩都很不错,理所当然地上了市里的一中,三年后,听说考上了一个二本大学。今年正月,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,发现是他在给我们端盘子。问他毕业后在哪里上班,他说,一直在这里,这是亲戚开的饭店。我并不是鄙视在饭店里端盘子,我只是觉得这太有些资源浪费了。一个大学生,三年初中,三年高中,四年大学,花费老师多少心血就不必说了,又花费了家里多少钱!我知道不少农村孩子的父母,为了供孩子上学,终日辛苦劳作,省吃俭用,满指望毕业后能有个好工作,谁知孩子一毕业就又失业了,这让满怀希望的家长情何以堪?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让孩子初中一毕业就去工作,六七年的时间所积累的财富、工作经验、社会经验也足以让自己在社会上立足,足以让父母不再为自己劳累。

这样看来,我们似乎没有理由埋怨孩子们不好好学习,我们那时候之所以读书那样刻苦努力,是因为有足够的动力:只要努力了,考到了某个分数线,你就能上相应的大学,毕业后就能分配工作,这对于我们这些寒暑假都要在地里辛苦劳作的农村孩子来说,是有极大的诱惑力的,对于众多的贫寒家庭来说,能够考上大学找到工作也是改善家庭境况的一个良好途径。而现在的很多孩子,根本不用为了改善家庭条件而去读书。家庭条件差的,花费那么多父母的血汗钱,顶着很大的压力,毕业后又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,所以学着也没劲,干脆早早辍学。2009年重庆不是有上万名高中毕业生放弃高考吗?这其中就有不少来自农村学校。听说近几年放弃高考的农村学生人数还在逐年增加。当大学已不具备改变命运的影响力的时候,学生们对于学习还怎么会痴情呢?

想到这些,我越来越觉得当初的大学生分配制度也不错:学生们学了什么,将来就能分配到什么地方从事相应的工作,专业对口;学生在校期间还能到单位参观和实习,理论和实践相结合。尤其重要的是,分配制度更体现了对普通老百姓的公平,他们不必像现在这样,付出那么多的财力却没有回报,更不必为了孩子的工作万般无奈地厚着脸皮,拉关系,送大礼,加重家庭负担。当然某些不服从分配的也可以自谋职业,只要他愿意,他有足够的能量。

很喜欢毛泽东的一句诗词: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。那是令人多么激情澎湃、热血沸腾的场景:风华正茂的学子们聚在一起,意气风发,畅谈未来。当年的我们也曾在师范学校里慷慨陈词,抒发自己的理想:假如我是一个小学校长;假如我是xx老师(我们的理想是不是渺小的可笑?)。但我们不忧虑,不颓废,不像现在的大学生,在匆忙焦虑中为生活,为工作而奔波,他们哪还有时间和心情畅想未来?如果现在也实行毕业生分配制度,我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不再这么忧虑,他们也可以像当初的我们那样专心地学习,从容地畅想未来了。有这样美好的生活,有这样光辉的前景,我觉得中学的孩子们也就不会这么厌学了吧?

 

《学生能否不再厌学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