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在记忆里的星光

留在记忆里的星光

河北省辛集市南吕村中学 位静   邮编052360

人总是容易怀旧,尤其是在辗转流离、漂泊困顿的生活中,总会想起当初的幸福快乐和甜蜜,并把这种心情无限放大。再次阅读鲁迅先生的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,我的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。

百草园,在成年鲁迅看来,“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”,后来还提到荒园、断砖、泥墙,应该是荒凉破败的,但这里却是童年鲁迅的乐园。春天,这里有碧绿的蔬菜,紫红的桑葚,色彩鲜艳诱人;夏天和秋天,有鸟雀、昆虫欢快的鸣叫;秋天还能吃到又酸又甜的野果 。这里没有枯燥乏味的子曰诗云,没有父亲或先生严厉的逼迫,这里是心灵自由放飞的地方。到了冬天,还能支起竹筛,撒上秕谷,系上长绳,远远地牵着捕鸟。这对充满好奇又喜欢动手的孩子们来说,是多么充满吸引力。读着课文,我似乎就能听到孩子们捕到鸟雀的欢呼声。

况且,这园里还带有神秘色彩,有赤练蛇和美女蛇的故事,在夏夜里听到这样的故事,是不是有些惊险刺激呢?这会不会让我们想起小时候躺在妈妈或祖母的怀里听故事的情景?

小时候,我也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园子,那是我叔叔家的一处庄基地,因为没钱盖房,只好先用泥土圈起矮矮的墙头。我们几个孩子就常常从墙头上爬上爬下。院子里放了很多柴草,还长出了很多小树,夏天的时候很凉爽。我们这些不爱睡午觉的孩子就常跑到这里来玩。有时会在柴草上翻跟头,或在树荫下玩些小游戏。这里虫子多,也是那些散养鸡们、鸟雀们常常光顾的地方。曾经有一次,我还在一处草窝里发现了几个鸡蛋,当时的惊喜大概不亚于小鲁迅发现了人形何首乌。

而今,在这个寸土寸金的社会,生活在狭窄空间里的人们是多么希望能有这样一个园子,可惜这些美丽的园子已经随着我们的长大永远地远去了,或“卖给朱文公的子孙”,或建成高大的房屋,留给我们的只有关于园子的甜蜜回忆。

鲁迅从此进入了学堂。提到上学,许多人最津津乐道的事恐怕就是和老师斗智斗勇。许多学生在作文中也是很骄傲地说起自己和老师之间的趣事。还有作家牛汉,写自己小时候上学时,把两条调教好的狗带到学校,在老师朗读课文的时候,“我”就提醒的狗,它们就在窗外叫,引得哄堂大笑,课都没法上了。的确,一个成年人回忆起这些童年趣事,一定觉得很轻松很好笑。我感觉鲁迅先生就是以这样的心情来写三味书屋的:偷偷跑到后面的园子里折腊梅花;捉苍蝇喂蚂蚁;趁老师读书入神的时候,用纸糊的盔甲套在指甲上做戏;画画……即使是现在,这样的情况又何尝少呢?学生们总有自己不喜欢的内容,课外的游戏远比课内的知识更有吸引力。儿童活泼好动爱玩的天性如此,我们不能都把这些都归罪在教育制度上。所以我觉得,鲁迅先生这样写,并不是在表达对封建教育的不满,更不是揭露和批判私塾教育的封建腐朽。

想起一句歌词:带走一盏渔火,让它温暖我的双眼。鲁迅先生在写包括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在内的、回忆童年生活的散文集《朝花夕拾》的时候,正是他在生活中辗转流徙、心情最苦闷的时候,是为了“在纷扰中寻出一点闲静来”,“借旧时的美好事物,来排遣目前的苦闷”。我不知道这点渔火是否让成年鲁迅感到了温暖,但它至少让我们——让一代代的人们忆起了年少时的点点星光,在会心微笑的同时也会暂时忘却烦恼。更让我们认识到,同样的事物,以不同的心情和经历来看,就会有不同的感受。“境由心生,心可以使天堂沦为地狱,让地狱变为天堂。”那就让我们保留一些童心吧,多一些童心,就会多一些乐趣。

 

《留在记忆里的星光》有2个想法

发表评论